合格投资者提示
根据《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引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第五条,投资管理资产的投资者分为不特定社会公众和合格投资者两大类。合格投资者是指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资产管理产品不低于一定金额且符合下列条件的自然人和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 (一)
    具有2年以上投资经历,且满足以下条件之一:
    家庭金融净资产不低于300万元;
    家庭金融资产不低于500万元;
    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40万元。
  • (二)
    最近1年末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法人单位。
  • (三)
    金融管理部门视为合格投资者的其他情形。
我是合格投资者
取消
信托探索可持续发展模式
发布时间:2020/04/13

2019年,经济环境复杂多变,信托业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引领下,信托企业持续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质效。2020年,行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型提速,服务实体的能动性、依法经营的自觉性和风险防控的主动性也在不断增强。

日前,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信托业发展数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企业受托资产规模为21.6万亿元,同比下降4.85%,从4个季度环比变化看,一季度环比增速为-0.7%,二季度和三季度环比增速分别是-0.02%和-2.39%,四季度为-1.78%;经营收入累计达1200.12亿元,同比增长5.22%,扭转了信托行经营收入下滑的态势。

转型持续发力 结构不断优化

从资金结构看,信托业务的资金来源结构得到了明显优化。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集合资金信托规模达9.9万亿元,占比为45.93%,较三季度小幅增加800亿元左右,占比上升1.19个百分点;单一资金信托规模约为8万亿元,占比为37.1%,较三季度末减少6733亿元,占比下降2.4个百分点。

此外,在严格的“去通道”监管环境下,信托行业一直在持续调整并优化业务结构,事务管理类信托占比显著下降,融资类信托占比有所上升,投资类信托则基本保持稳定。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的下降,是过去两年信托资产整体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

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事务管理类信托余额为10.65万亿元,较三季度末减少约1万亿元;占比为49.30%,下降3.45个百分点。融资类信托规模为5.83万亿元,较三季度末增加约5600亿元,增幅达10.60%。投资类信托规模为5.12万亿元,占比为23.71%,规模与三季度大体相当,与2018年末数据基本持平。

服务实体经济是信托业向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方向。数据显示,工商企业继续在信托资金配置中占据首位,信托企业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投入也在稳步增加。

从数据看,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投向工商企业的信托资金总额为5.49万亿元,占比达30.6%;投向基础产业领域的信托资金总额为2.82万亿元,占比15.72%;投向房地产领域的信托资金总额为2.70万亿元,占比15.07%;投向证券市场的信托资金总额为1.96万亿元,占比10.92%。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由于同业业务回流,金融机构一度成为第二大信托资金配置领域。”曾刚表示,在防风险、去杠杆的背景下,金融同业合作的监管力度持续强化,通道类业务出现极大压缩。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投向金融机构的信托资金总额为2.50万亿元,占比达13.96%。

风险真实暴露 整体可防可控

近年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入深水区,信托行业面临持续上升的风险压力,信托风险项目数量和规模均有所上升。

从风险资产规模和风险项目数量来看,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47亿元,同比增幅达159.71%。信托业风险项目个数为1547个,较三季度增加242个。此外,信托资产风险率也升至2.67%。

曾刚认为,2019年,信托业风险项目和风险资产规模显著增加的主要原因是监管部门加大了风险排查的力度和频率,之前被隐匿的风险得到了更充分的暴露,并不意味着增量风险的加速上升。随着风险的充分暴露,预计信托风险资产规模变化将趋于平稳,行业整体风险也将逐步从发散进入收敛状态。在风险暴露充分的背景下,存量风险化解将成为信托行业一项重要的任务,从信托行业自身的风险抵御能力来看,行业风险仍在可承受范围。

资本是金融机构抵御风险、确保自身长期稳健发展的基础。在信托业务规模有所下降的情况下,信托行业的实收资本、信托赔偿准备和未分配利润都保持了较快的增长速度。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68家信托企业所有者权益规模达6316.27亿元,同比增加9.86%,其中,实收资本为2842.4亿元,未分配利润为1819.13亿元,信托赔偿准备达291.24亿元。

履行社会责任 持续提升质效

2020年,信托行业面临的内外部挑战更加复杂,工作重点也不仅仅是推动自身的高质量发展。一方面,要全力以赴支撑疫情防控,保障民生工作的开展,履行行业社会责任。大家可以看到,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信托企业发挥信托的制度优势,踊跃设立慈善信托,据统计,截至2020年2月末,全行业已完成信托企业报送的定向“抗击新冠肺炎”等专项慈善信托共36笔,累计金额达12.4亿元。 另一方面,在资管新规的框架下,信托行业还要继续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撑,进一步加大对基础产业和工商企业的投入。

面对经济环境、社会环境和监管环境的变化,曾刚认为,信托业需要重点关注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是从融资类业务向投资类业务转型,信托企业要努力培养自身的投资能力,逐渐摆脱对融资类业务的过度依赖,从规模优先转为质量优先的增长模式。

二是深入挖掘受托服务功能,发展服务信托。资产证券化、家族财富管理信托等属于典型的已经发展起来的服务信托,需要加大拓展力度,持续深耕细作,打造为信托核心业务。

三是大力发展财富管理业务。信托企业要进一步加强销售渠道建设,搭建线上线下一体化财富管理平台,逐步降低对商业银行渠道的依赖程度;加快专业财富管理团队建设,通过专业化投顾,有效发掘投资者需求;在业务特色方面,重点将家族信托作为信托业财富管理发展方向。

四是加强信托学问建设。信托学问是推动信托行业转型发展的重要力量,通过构建信托学问推动行业发展,对探索可持续发展模式有着重要的意义,也是信托行业实现转型的基础所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