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格投资者提示
根据《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引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第五条,投资管理资产的投资者分为不特定社会公众和合格投资者两大类。合格投资者是指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资产管理产品不低于一定金额且符合下列条件的自然人和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 (一)
    具有2年以上投资经历,且满足以下条件之一:
    家庭金融净资产不低于300万元;
    家庭金融资产不低于500万元;
    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40万元。
  • (二)
    最近1年末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法人单位。
  • (三)
    金融管理部门视为合格投资者的其他情形。
我是合格投资者
取消
信托2019:新征程 再出发
发布时间:2019/02/18

从信托企业2019年工作会议看新年布局

农历新年已过,信托行业又迎来新的征程。新年前后,各信托企业陆续召开2019年工作会议,回顾过去、布局来年。

机遇与挑战并存

刚刚过去的一年,信托行业承压明显。这一年,经济环境复杂多变,资管新规颁布实施,金融监管不断收紧。在此背景下,信托行业进入从高速粗放发展向全面高质量发展的转型元年。

时至2019年,对当前的经济金融形势及信托行业内外部环境,信托企业怎么看?

“处于经济波动中的信托业如履薄冰,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中信信托在2019年企业的经营工作会议上如是分析,2018年是中国经济迎来深刻变化的一年——企业债务违约频发、股票市场跌宕起伏、私募行业“寒意”阵阵……2018年12月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多变,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中铁信托在2019年的首次经营管理例会上称,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呈现出经济持续放缓、房地产行业投资整体走势较弱、基建投资持续提升等特点,信托行业也呈现出经营压力明显增加、收入结构出现调整、资本实力持续提升、分化格局依然显著、严监管压力不减等特点。2019年将是压力与动力同在、挑战与机遇并存的一年。

百瑞信托董事长王振京认为,展望2019年,得益于中国经济的确定性增长和财富管理需求的不断释放,中国信托业仍将是一个激动人心和充满希翼的行业。“部分信托企业已经开始在家族信托、慈善信托、资产证券化等信托本源业务领域实现规模化发展,中国信托业可持续发展的根基正在变得更为坚实。”王振京说。

发展策略各有不同

面对新的形势,信托企业普遍表示,要坚定发展信心,增强忧患意识,稳字当头,质量为先。

综观各家信托企业的定位,大致可概括为四方面:一是回归信托本源,坚持服务实体经济;二是转型谋发展,提升主动管理能力和业务创新能力;三是强化风险管理,打好风险攻坚战;四是践行社会责任,探索金融扶贫以及投资者权益保护和教育工作。

具体看各企业的发展重点,也不尽相同。比如,中信信托表示,在保持传统优势的基础上,加强对创新业务的关注,“点点滴滴做起来是最难的,但做到极致,就是别人难以复制的竞争力。”该企业董事长陈一松说。同时,中信信托总经理李子民发言强调,2019年,企业要多练内功,加大信息化、线上化和一体化建设的投入,加快财务、托管、运营大中台的建立,加速实现消费金融、资产管理、证券化等创新业务的规模化和收入显性化,加深财富管理业务板块的精耕细作。

中铁信托表示,要抢抓机遇,做好新年业务拓展,在资产端稳健、资金端进取、风险端化解、参控股企业管理等经营重点工作上下功夫,不断提高经营质量。

光大信托总裁闫桂军强调,光大信托要不断借鉴国际化金融理念,基于市场化经营原则,聚焦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核心地位,明晰政府和市场、金融和企业、国企和民企、政府治理与市场机制的变革关系,实现新的繁荣与增长。可以看到,在该企业的工作会上,投资银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权益投资和消费金融这五大核心业务板块做了专题汇报。

持续提升质与效

回归信托本源,结合自身资源禀赋打造核心竞争力和新的利润增长点,成为包括信托企业的共同选择。而且经过近年来的探索,大家欣喜地发现,越来越多的信托企业在慈善信托、家族信托、供应链金融等诸多领域落地了具体项目,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

应该说,发展新动能的培育需要时间,这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既需要锲而不舍的坚持,也需要精益求精的创新。面对新旧模式转化带来的挑战,信托企业仍需攻坚克难继续拼搏。

国通信托表示,2019年要激发新动力,加大资产端和资金端的改革和提升力度,推动传统业务升级提档,实现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资产证券化、普惠金融、服务信托等本源业务,持续深化财富管理改革,实现跨越式发展。

外贸信托总经理伊力扎提提炼出企业发展两大原则:一是“价值创造”,要赚长本事的钱,做有价值的事;二是“链式竞争”,要打造以客户为中心的产品力和组织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建议,信托企业要把握金融科技创新的历史“窗口期”,推动以安全、规范为底线的信托科技创新。杨涛认为,对于信托机构来说,内外环境变化都倒逼开放式发展的新模式。尤其是银行理财子企业设立之后,传统的银信合作、银证合作、银保合作可能都会弱化,需要寻找全新的外部合作生态与模式,推动信托机构与其他各类主体的深度融合。建设金融科技环境下的“开放信托”,本质上是通过技术与生态的创新结合,更加有效地服务自身、服务实体、服务同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